环球资讯网

一所香港中学的爱国传承

环球资讯网 https://www.huanqiu9.cn 2021-04-09 20:42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河南在线
  在香港香岛中学的校史室,86岁的司徒宏老先生环视那一幅幅或暗黄或鲜艳的照片,感慨万千。

  在香港香岛中学的校史室,86岁的司徒宏老先生环视那一幅幅或暗黄或鲜艳的照片,感慨万千。

  他说,正是在这所学校,我第一次了解到祖国。母校和爱国,自此便在他心中连在一起。

  1946年春天,一批进步知识分子在香港办起了一所新型中学——香岛中学。它是香港第一批升起五星红旗的学校之一,“爱国、进步”是这所学校永不褪色的标志。

  在港英打压下顽强生存、发展

  “最新奇的是学校的早读。同学们分成几个小圈子读报纸,念时事。”当时才10岁的司徒宏已辗转读过好几所学校,由于他调皮、好动,哪所学校都不留他。直到“另类”的司徒宏走进了这所港英当局眼中的“另类”学校的小学部。

  这里打开了司徒宏新的人生大门。他不知道,这别具特色的读报纸,正是这所学校培养孩子们了解社会、关心祖国的特殊方式。这一方式一直持续,成为香岛中学国情教育的传统。

  退休多年的香岛中学校长杨耀忠说,港英统治时期,爱国学校受到各种打压。香岛中学第一任校长卢动,就是因为坚持挂五星红旗在1950年被港英当局递解出境。

  杨耀忠介绍,当时的爱国教育主要是两个方式,“一个是早读课,二十分钟时间,让孩子们读报纸,重点都是讲祖国的重大发展、重大成就。遇到像发射东方红卫星这样的大事,全校师生一起庆祝”。另一个就是以各种方式庆祝国庆,“不仅在各种压力下坚持升国旗、唱国歌。而且搞各种体育、文艺比赛,庆祝国庆”。

  “在港英时代,爱国学校困难很多。”现任香岛中学校长黄颂良说,没有资助,不给生源,学校用地难以获批,学校老师与外界交往受到监控。学生毕业也受到各种歧视,成绩再好也不能进入公务员队伍,连教育学院、消防队都难以进入。

  “我校历史,不仅是一所爱国学校的历史,而且是香港地区在殖民统治下进行爱国教育奋斗史的一部分。”细品香岛中学校史的这段话,既有沉重,更有豪情。

  爱国学校严谨、严整的校风受到香港社会广泛好评。“有一段时间,香港黑社会渗透学校,家长很担心。送到爱国学校,孩子学不了坏,是当时社会的共识。”香港将军澳香岛中学校长邓飞说。

  广大香港爱国同胞是爱国学校最强大的后盾,他们捐助土地,募集资金,克服阻力把子女送到爱国学校。犹如顶翻石板的竹笋,爱国学校在压力下顽强生存,发展壮大。到上世纪70年代,仅香岛中学一家,本校和分校在校生达到1万多人。

  大家庭般的师生氛围来自理念相同

  “香岛中学的老师不一样,就像校歌里唱的——我们是一所大家庭。”司徒宏对这一点念念不忘,几次深情回顾。

  “当班主任老师第一次要我放学后留下的时候,我以为又是罚站、训话。”司徒宏说。但他的班主任李丽珠老师留下他,指出的却是他有哪些优点。

  “那是我第一次受到肯定。我当时就哭了,哭得止不住。”这是他的人生转折,此后司徒宏变得自强、上进。在老师、学长的影响下,他向往祖国,1950年只身到广州求学,后来考入了华南师范大学,投身于祖国建设中。

  这种犹如大家庭一般的师生关系一直延续到现在。年轻的曾老师刚回母校教书不久,她回忆在香岛中学上学时,“我不开心,我考试没考好,我可以直奔教研室找老师诉说,老师会开导我”。

  如今,她自己也正在把这种关怀传承下去,“不仅教学生知识,在为人处世、生活态度等心理层面也会帮助他们”。

  “不同于香港教会学校、私立学校,爱国学校能做到这一条是因为从老师到家长都是靠信念联系在一起。”杨耀忠1980年开始进入香岛中学做副校长。“港英把你打入另类,孤立你,让你自生自灭。教师收入低,不到其他学校一半,学生被人另眼相看。如果不是同一个理念,教师不会来,家长也不会送学生来。”

  “我自己是一所‘亲台’学校出来的。”杨耀忠谈起了他理念的确立,“那是受国民党影响的学校,整个中学期间我被他们洗脑。”

  1971年,他上了大学。那时的香港各高校,爱国学生运动风起云涌,他重新认识了新中国,也走上了坚定的爱国教育的战场。在爱国学校最困难的时候,他加入了香岛中学。

  上世纪80年代,港英当局逐步开始实行免费教育,靠收学费生存的爱国学校受到很大影响。和其他爱国学校一起,香岛中学一面采取措施渡过难关,一面团结社会各界力争同等待遇。港英当局直到1991年,终于将包括香岛中学在内的数所爱国学校列为资助学校。

  教育要推动爱当代中国

  邓飞也曾就读香岛中学。从上学时,他就认识到,爱什么样的中国在香港有着深刻的内涵。

  到将军澳香岛中学当校长后,邓飞研究过港英当局排斥新中国的教育手段。“港英当局没有抹去中文教育或者中国历史教育,他们知道也抹不掉,所以就采取一种手段,只强调一种文化上的中国,而抹掉当代中国,从而造成香港华人社会顶多只是仰慕文化上的中国,从而排斥当代中国,对当代中国一切的元素都采取一种怀疑、质疑,甚至是讨厌的态度。这种别有用心的厚古薄今政策一直持续到1997年。”

  在邓飞看来,如果说回归前爱国学校主要推动的是反殖民地奴化教育,那么在香港回归后的今天,要推动的就是爱当代中国,“我们的价值就在这里”。

  回归以后,各学校到内地交流已成主流,不再像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那样需要破除重重阻力。“但不能总是去看名胜古迹。”作为重庆市的政协委员,邓飞计划在疫情过后带学生一面去瞻仰承载古代文明的大足石刻,一面去寻访重庆的三线建设项目,“让我们的学生认识那些为实现工业化默默付出的人们”。

  从新中国到当代中国,如何将爱国这一情怀和传统传承下去,不仅是邓飞,也是杨耀忠、黄颂良等众多爱国教育工作者一直在思考的课题。

0
南阳新优媒 新优媒 慧下棋 多肽 中国商会新闻网 优媒问答社区 光彩商圈 海内青年网 广东财富日报 华南商业网 华中资讯网 风讯财经 搜狐中文网 新讯财商网 凤凰资讯在线 中原商讯网 和讯财经网 网易财经周报 华夏资讯网 商海中国网 人民商海网 新华国际网 央视新媒网 九州经济网 神州新闻网 光明中土网 环球资讯网 办公资讯网 南方财贸在线 信讯网 大邦网 中汉网 百创网 广创网 汉光网 海天网 三九头条网 区块链技术 区块链服务 区块链开发 区块链解决方案 区块链咨询 区块链应用场景 区块链底层平台 区块链公司 智能合约开发 NFT开发 区块链平台搭建 区块链溯源 区块链+供应链 湖南复读学校